时间载入中,请稍后...
微博 我要充值 我要求助 我要支持

首页施乐会论坛《莲池大师自知录》《精华》

 
我要发贴


《莲池大师自知录》《精华》
作者: 西方净土 (2010/5/25 12:48:52)
《莲池大师自知录》  发帖心情

 
 
 
 

自知录序


  予少时见太微仙君功过格,而大悦,旋梓以施。已而出俗行脚,匍匐于参请。暨归隐深谷,方事禅思,遂无暇及此。今老矣,复得诸乱帙中,悦犹故也。乃稍为删定,更增其未备,而重梓焉。昔仙君谓凡人宜置籍卧榻,每向晦入息,书其一日功过。积日而月,积月而年。或以功准过,或以过准功,多寡相仇,自知罪福,不必问乎休咎。至矣哉,言乎!先民有云:人苦不自知。唯知其恶,则惧而戢;知其善,则喜而益自勉;不知则任情肆志,沦胥于禽兽而亦莫觉其禽兽也!兹运心举笔,灵台难欺,邪正淑慝,炯乎若明镜之鉴形,不师而严,不友而诤,不赏罚而劝惩,不善龟而趋避,不天堂地狱而升沈。驯而致之,其于道也何有。因易其名曰《自知录》。是录也,下士得之,行且大笑,莫之能视,奚望其能书;中士得之,必勤而书之;上士得之,但自诸恶不作,众善奉行,书可也,不书可也。何以故善本当行,非徼福故,恶本不当作,非畏罪故。终日止恶,终日修善,外不见善恶相,内不见能止能修之心。福且不受,罪亦性空,则书将安用。矧二部童子,六斋诸天,并世所称台彭司命、日游夜游、予司夺司、元会节腊等,昭布森列,前我后我,左右我,明目而瞩我,正使我不书,彼之书固以密茧丝而析秋毫矣。虽然,天下不皆上士。即皆上士,其自知而不书,不失为君子,不自知而不书,非冥顽不灵,则刚愎自用云尔。人间顾可无是录乎是放在儒,为四端百行,在释,为六度万行,在道,为三千功八百行,皆积善之说也彼罢缘灰念之辈,以自为则无论矣。如藉口乎善恶都不思量,见有勤而书之者,漫呵曰:恶用是矻矻尔烦心为则其失非细。嗟乎!世人夏畦于五欲之场,疲神殚思,终其身不惮烦,而独烦于就寝之顷,不一整其心虑,亦惑矣。昼勤三省,夜必告天,乃至黑豆白豆,贤智者所不废也。书之庸何伤!
  《莲池大师自知录》

  
自 知 录

  
明.莲池大师.删定

 

 善门 忠孝类

  事父母致敬尽养(一日为一善),守义方之训不违犯者(一事为一善),父母去世如法资荐(所费百钱为一善),劝化父母以世间善道(一事为十善),劝化父母以出世间大道(一事为二十善)。解:百钱者,以前为铜钱百文准银十分,当前以元为准,不论物价。
  事继母致敬尽养(一日为二善),敬养祖父母(同论)。
  对国家竭忠效力(一日为一善),开陈善道(利益一人为一善,利益一方为十善,利益天下为五十善,利益天下后世为百善),遵时王之制不违犯者(一事为一善),凡事真实不欺(一事为一善)。
  敬奉师长(一日为一善),守师良诲(一言为一善)。
  敬兄爱弟(一事为一善),敬爱异父母兄弟(一事为二善)。
  过门 不忠孝类
  事父母失敬失养(一事为一过),违犯义方之训(一事为一过),父母责怒,生嗔者(为一过),抵触者(为十过);父母所爱者故薄之(一事为一过),父母去世后,应资荐不资荐(一度为十过),父母有失,不能善巧劝化(一事为一过)。
  不敬养祖父母继母(一事为一过)。
  事国家不竭忠尽力(一事为一过),当直言不直言(小事为一过,大事为十过,极大事为百过),违犯时王之制(一事为一过),虚言欺罔(一事为一过)。
  不敬奉师长(一日为一过),不依师良诲(一言为一过),反背(为三十过),(若师不贤而舍之者,非过)。解:反背,如陈相学许行之类(见《孟子》);不贤而舍,如目连离外道之类(出佛经)。
  兄弟相仇者(一事为二过),欺凌异母所出及庶出者(一事为三过)。
  善门 仁慈类
  救重疾(一人为十善),轻疾(一人为五善),施药(一服为一善),路遇病人舆归调养(一人为二十善),(若受贿者非善,受贿者,谓得彼人的财物酬谢)。
  救死刑(一人为百善),免死刑(一人为八十善),减死刑(一人为四十善),(若受贿徇情者非善),救军刑、徒刑(一人为四十善),免(一人为三十善),减(一人为十五善),救杖刑(一人为十五善),免(一人为十善),减(一人为五善),救笞刑(一人为五善),免(四善),减(三善)。(以上受贿者非善,偏断不公者非善)。居家减免奴婢之属(同论)。解:救,谓非自己主事,用力扶救是也,免,谓自己主事,特与恕免是也。偏断者,谓非据理详审,唯任意偏断,反释真犯是也。
  见溺儿者,救免收养(一命为五十善),劝彼人勿溺(一命为三十善),收养无主遗弃婴孩(一命为二十五善)。
  凡救人一命(为百善)。
  不杀降卒,不戮胁从(所活一人为五十善)。
  救有力报人之畜(一命为二十善),救无力报人之畜(一命为十善),救微畜(一命为一善),救极微畜(十命为一善),(若故谓微命善多,专救微命,不救大命者,非善。若不吝重价而救大命,与救多多微命同论)。解:有力报人,如耕牛乘马家犬等;无力报人,如猪羊鹅鸭獐鹿等,微命,如鱼雀等,极微,如细鱼虾螺乃至蝇蚁蚊虻等。救者,或买或放或禁绝或劝止是也。专救微命不救大命者,是惟贪己福,无慈物心是也。
  祭祀筵宴,例当杀生,不杀而市买现物(所费百钱为一善),世业看蚕,禁不看者(为五善)。
  见渔人猎人屠人等,好言劝其改业(为三善),化转一人(为五十善)。
  居官禁止屠杀(一日为十善)。
  耕牛乘马家犬等,死而埋葬之(大命一命为十善,小命一命为五善),复资荐之(一命为五善)。

赈济鳏、寡、孤、独、瘫、瞽、穷民(百钱为一善),零施(积至百钱为一善,米麦布匹之类同上计钱数论),周给宗族中人、周给患难中人(同论),如上穷民,收归养膳者(一日为一善)。
  见人有忧,善为解慰(为一善)。
  荒年平价粜米(所让百钱为一善)。
  济饥饿人(一食为一善),渴人(十饮为一善),济寒冻人(暖室一宵为一善,棉衣一件为二善),夜暗施灯(明一人为一善),天雨施雨具(一人为一善)。
  施禽畜(二食为一善)。
  饶免债负(百钱为一善),利多年久,彼人哀求度其难取而饶免者(二百钱为一善),(告官,官不为理,不得已而饶免者,非善)。
  救接人畜助力疲困之苦(一时为一善)。解:救接者,谓或停役或代劳,是也。
  死不能殓,施与棺木(所费百钱为一善)。
  葬无主之骨(一人为一善),施地与无坟墓家(葬一人为三十善,若令办租税者非善),置义冢(所费百钱为一善)。
  
平治道路险阻泥淖(所费百钱为一善),开掘义井,修建凉亭,造桥梁、渡船等,(俱同论),(若受贿者非善)。
  
居上官慈抚卑职(一人为一善),有过情可矜,保全其职(为十善),(若受贿者非善)。凡在上不凌虐下人者,(同论)。
  
视民如子,惟恐伤之(一事为一善)。
  
善遣妾婢(一人为十善),资发(所费百钱为一善),白还人卖出男女,不取其赎者(原银百钱为一善),出钱赎男女还人者,(同论)。
  过门 不仁慈类
  
重病求救不救(一人为二过),小疾(一人为一过),(无财无术而不救者非过)。
  
修合毒药(为五过),欲害人(为十过),害人一命(为百过),不死而病(为五十过),害禽畜(一命为十过),不死而病(为五过)。
  
咒祷厌诅(害人一命为百过),不死而病(为五十过)。
  
错断人死刑成(为八十过),故入(为百过);错断人军刑、徒刑成(为三十过),故入(为四十过);错断人杖刑成(为八过),故入(为十过);错断人笞刑成(为四过),故入(为五过);私家治责奴婢仆人之属者(同论)。解:错,谓无心;故,谓有心。
  
非法用刑(一用为十过),无罪笞人(一下为一过)。
  
谋人死刑成(为百过),不成(为五十过),举意(为十过);军刑徒刑成(为四十过),不成(为二十过),举意(为八过); 杖刑成(为十过),不成(为八过),举意(为五过);笞刑成(为五过),不成(为四过),举意(为三过)。
  
父母溺初生子女(一命为五十过),堕胎(为二十过)。解:上帝垂训,父母无罪杀儿,是杀天下人民也,故成重过。
  
杀降屠城(一命为百过),以平民作俘虏者(一人为五十过),致死(为百过)。
  
主事明知冤枉,或拘忌权势,或执守旧案,不与伸雪者,死刑成(为八十过),军刑徒刑(为三十过),杖刑(为八过),笞刑成(为四过),若受贿者死刑(为百过),以下(俱同谋人)。诸枉法断事,随轻重(亦同谋人)。
  
心中暗举恶意,欲损害人(一人为一过),事成(一人为十过)。
  
故杀伤人(一命为百过),伤而不死(为八十过),使人杀者(同论)。
  
故杀无力报人之畜(一命为十过),误杀(为二过);故杀微畜(一命为一过),误杀(十命为一过),故杀极微畜(十命为一过),误杀(二十命为一过)以上使人杀者(同论),赞助他杀者(同论),逐日饮食杀者(同论),畜养卖与人杀者(同论),妄谈祸福,祭祷鬼神杀者(同论),修合药饵杀(同论),看蚕者与畜养杀(同论)。
  
故杀害人之畜(一命为一过),误杀(十命为一过)。
  
见杀不救(随上所开过减半,无门可救者非过),不可救而不生慈念(为二过)。解:减半者,如杀有力报人之畜二十过,今十过是也,以此类推。
  
耕牛乘马家犬等,老病死而卖其肉者(大命为十过,小命为五过)。
  
时当禁屠故杀者(随上所开过,加一倍),私买者(同论),居上位反为民开杀端者(同论)。解:加一倍者,如杀有力报人之畜二十过,今四十过是也,以此类推。
  
非法烹炮生物,使受极苦者(一命为二十过)。解:如活烹鳖蟹火逼羊羔之类是也。
  
放鹰走狗钓鱼射鸟等,伤而不死(一物为五过),致死(与前故杀诸畜同论),发蛰惊栖填穴覆巢破卵伤胎者(同论),(发蛰等,因作善事误伤非过)。解:作善误伤,如修桥砌路建寺造塔,种种善事,本出好心,故不为过,然须忏悔资荐。
  
笼系禽畜(一日为一过),见人畜死,不起慈心(为一过)。
  见鳏寡孤独穷民饥渴寒冻等不救济(一人为一过),(无财者非过)。
欺弄损害盲人、聋人、病人、愚人、老人、小儿者(一人为十过)。
  见人有忧,不为解释(为一过),反生畅快(为二过),更增其忧(为五过),见人失名失利,心生欢喜(为二过),见人富贵,愿他贫贱(为五过)。
  荒年囤米不发,坐索高价者(为五十过),遏籴者(亦同此论)。
  逼取贫民债负,使受鞭扑罪名(为五过),借人财物不还(百钱为一过)。
  役使人畜,至力竭疲乏,不矜其苦而强役者(一时为十过),加之鞭笞者(一杖为一过)。
  放火烧人庐舍山林者(为五十过),因而害人(一命为五十过),害畜(如前杀畜同论),本意欲害人命者(一命为百过)。
  掘人冢弃人骨殖者(一冢为五十过),平人冢(一冢为十过),(太古无骨殖者非过)。
  依势白占人田地房屋等(所值百钱为十过),贱价强买(百钱为一过)。
  损坏道路,使人畜艰于行履(一日为五过),损坏义井凉亭桥梁渡船等(俱同论)。
  
居上官轻坏卑职前程(一人为三十过),枉法坏之者(为五十过),凡居上凌虐下人者(同论)。
  
幽系婢妾(一人为一过),谋人妻女(一人为五十过)。
  善门 三宝功德类
  
造三宝尊像(所费百钱为一善),诸天先圣治世正神贤人君子等像(所费二百钱为一善),重修者(同论)。解:诸天,谓欲、色、无色三界梵王帝释等及道教天尊真人神君等,先圣,谓尧舜周孔等,正神,谓岳渎城隍等,贤人君子,谓忠臣孝子义夫节妇等。
  
刊刻大乘经、律、论(所费百钱为一善),二乘及人天因果(所费二百钱为一善),(若受贿者非善),印施流通者(同论)。解:贿,谓取价货卖等。人天,谓佛菩萨所说五戒十善及世间正法、六经论孟先圣先贤嘉言善行等。
  
建立三宝寺院庵观及床座供器等(所费百钱为一善),施地与三宝(所值百钱为一善),护持常住不使废坏者(同论),建立诸天正神圣贤等庙宇(所费百钱为一善,用荤血祭祀者非善)。
  
施香灯烛油灯物供养三宝(所费百钱为一善)。
  
受菩萨大戒(为四十善),小乘戒(为三十善),十戒(为二十善),五戒(为十善)。
  
注释正法大乘经律论(一卷为五十善),卷数虽多(止千五百善),二乘及人天因果(一卷为一善),卷多(止三百善),(若僻任臆见者非善)。
  
自己著述编辑出世正法文字(一卷为二十五善),卷多(止五百善),人天因果(一卷为十善),卷多(止百善),(若谈说无益者非善)。
  
见伪造经劝人莫学者(为一善)。
  
为君王父母亲友知识法界众生诵经(一卷为二善),佛号(千声为二善),礼忏(百拜为二善),(若受贿者非善),为自己(经一卷佛千声忏百拜俱一善)。
  
为君父乃至法界众生施食一坛(所费百钱为一善),登坛施法者(一度为三善),(若受贿者非善),为世间灾难作保禳道场(所费百钱为一善),(若受贿者非善)。
  
讲演大乘经律论(在席五人为一善),人数虽多(止百善),二乘及人天因果(在席十人为一善),人多(止八十善),(若受贿者非善,图名者非善,讲演虚玄外道无益于人者非善)。
  
礼拜大乘经典(五十拜为一善)。
  
讲演正法处,至心往听(一席为一善)。
  
饭僧,因其来乞而与者(三僧为一善),延请至家者(二人为一善),送供到寺者(一僧为一善),若尽诚尽敬者(一僧为五善),(再三苦求而后与者非善)。
  
饭僧不拒乞人,平等与食者(二人为一善)。
  
护持僧众(一人为一善),(所护匪人者非善)。
  
度大德贤弟子(一人为五十善),明义守行弟子(一人为十善),但明义、但守行弟子(一人为五善),(若泛滥度者非善)解:大德贤弟子,谓能续佛慧命,普利人天者是也。但者,明义守行各止得其一也。
  

过门 三宝罪业类
  
废坏三宝尊像(所值百钱为二过),废坏诸天治世正神贤人君子等像(所值百钱为一过),(荤血邪神惑世者非过)。
  
以言谤斥佛菩萨罗汉(一言为五过),谤斥诸天正神圣贤(一言为一过),(斥邪救迷,出言真诚者非过)。
  
礼佛失时(为一过,因病因正事非过),荤、辛、酒、肉、触欲、失时(为五过),六斋日犯者(加一倍论)。
  
毁坏三宝殿堂床座诸供器等(所值百钱为一过),诱他人使之毁坏者(同论),见毁坏不谏劝(为五过),反助成(为十过),诸天正神圣贤等庙宇(所值二百钱为一过),(荤血淫祠惑世者非过)。解:诱,谓他本无心,我教彼为之,助,谓他先欲毁,我从旁赞之。
  
占三宝地(所值百钱为一过),占屋宇等(同论)。
  
新立荤血祭祀神祠(一所为五十过),神像一躯(为十过),重修者(祠像各减半论)。
  
毁坏出世正法经典(所值百钱为二过),二乘人天因果(所值百钱为一过)。
  
谤讪出世正法经典(一言为十过),人天因果(一言为五过)。
  
吝法不教(为十过,因彼不足教者非过),阻隔善法,不使流通(为十过),(属于邪见谬说者非过,虽属善法时当韬晦,顺时休止者非过)。
  
无故殿上行,塔上登者(为五过),殿塔上荤酒污秽者(为十过)。解:故,谓烧香、扫地、礼佛、诵经等。
  
诵经差一字(为一过),漏一字(为一过),心中杂想(为五过),想恶事(为十过),外语杂事(为五过),语善事(为一过),起身迎待宾客(为二过,王臣来者非过),不依式苟且诵(为五过),诵时发嗔(为十过),骂人(为二十过),打人(为三十过),写疏差漏者(同论)。
  
以外道邪法授弟子者(一人为二十过)。
  
著撰伪经(一卷为十过)。
  
讲演邪法惑众(在席一人为一过),往彼听受(一席为一过)。
  
讲演正法任己僻见违经旨背先贤者(在席五人为一过)。
  
著撰脂粉词章传记等(一篇为一过),传布一人(为二过),自己记诵(一篇为一过)。解:一篇,谓诗一首、文一段、戏一出之类。
  
传人厌魅堕胎种种恶方(一方为二十过)。

 

大贤不师(为五过),胜友不交(为二过),反加谤毁欺侮(为十过)。
  恶语向所尊(为十过),向平交(为四过),向卑幼(为一过),向圣人(为百过),向贤人君子(为十过)。
  教人为不善(一事为二过),教人不忠不孝等大恶者(一事为五十过),见人为不善,不谏劝者(为一过),大事(为三十过),(知彼刚愎,决不受谏者,非过)。
  造人歌谣,取人插号者(一人为五过)。
  妄语不实(一言为一过),自云证圣,诳惑世人者(一言为五十过)。
  许友负信,小事(为一过),大事(为十过),负财物寄托者(百钱为一过)。
  有恩不报(一事为一过),有怨必报(一事为一过),报怨过分(为十过),致死(为百过),于所怨人,欲其丧灭(为一过),闻怨灭已,心生欢喜(为一过)。
  肉食(一食为一过),违禁物,若龟鳖之类(一食为二过),有义物,若耕牛乘马家犬之类(一食为三过)。解:以上谓市买者,若自杀食,在前故杀中论。
  
饮酒,为评议恶事饮(一升为六过),与不良人饮(一升为二过),无故与人常饮(为一过),(奉养父母、延待正宾者非过,煎送药饵者非过)。
  开酒肆招人饮(一人为一过)。
  五辛,无故食(一食为一过),(治病服者非过),食后诵经(一卷为一过)。
  六斋日食肉(一食为二过),食而上殿(为一过),饮酒啖五辛者(同论)。
  过分美衣(一衣为一过),美食(一食为一过),(唯奉养父母非过)。解:过分者,谓富贵人分应受福,然于本等享用外,过为奢侈是也。唯除父母,不曰祀神宴宾者,周易二簋(gui)可享,茅容蔬食非薄是也。
  斋素人,必求美衣美食(一衣为一过,一食为一过)。解:谓既知斋素,自合惜福。虽是布衣,必求精好,虽是菜食,必求甘美,亦折福故。
  轻贱五谷天物(所值百钱为一过)。
  贩卖屠刀渔网等物(所费值百钱为一过)。
  拾遗不还主(所值百钱为一过)。
  
有功归己,有罪引人(一事为二过)。
  
名位财利,夤缘营谋,而求必得,不顾非义者(一事为十过)。
  
处众唯知为己,不为众者,所处之地(一日为一过)。
  
宁他人失财失位,而唯保全自己财位者(为五十过)。
  
遇失利及诸患难,动辄怨天尤人者(一事为三过)。
  
祈福禳灾等不修福事,而许牲牢恶愿者(为十过),所杀生命(与杀畜同论)。解:十过者,但许愿时,心已不良故,至后酬愿宰杀时,另与杀畜同论。
  
救病药方,不肯传人者(五方为一过),(未验恐误人者非过)。
  
遗弃字纸不顾者(十字为一过)。
  
离父母出家,更拜他人作干父母者(为五十过)。
  
人授炉火丹术受之(为三十过),行使丹银(所值百钱为三过),(实成真金,煎烧百度不变者,非过)。
  新增类
  晚近世道日非,寡廉鲜耻之事,重利轻义之举,公然行之,不以为怪。习俗相尚,人心日漓。语云:涓涓不塞,将成江河。爰集微行细则,为清议所不重,而有浸润之渐者,续为新增一类。俾自爱之士,知所法戒,庶受持者,恶可尽净,善得圆满也。
  遇见淫词小说,或诲淫图画,能提起正念,不观看者(一次为一善),劝化他人不看诲淫书画(一次为五善),烧毁之者(一册为五善),劝化出版界不印,或著作界不作诲淫书画,及买毁淫书画版子者(各为五十善),出版界或著作界,能向同业劝化,感动多家,永远不出诲淫书画者(为百善)。
  爱看诲淫书画(一次为一过),劝人看(一次为五过),诱初开智识之青年看(诱一人为十过),流通或著作(一种为五十过)。
  经人邀致赌博,能拒绝者(一次为一善),劝化人不赌(一次为两善),丧事场中,劝人勿赌,见从者(一次为十善)。
  首先邀人赌博(一次为一过),强邀或引诱不好赌人共赌(一次为五过),设局抽头(每抽百钱为二过)。
  劝化青年,勿沾染嫖赌烟酒等恶习,见从者(化一人为十善)。
  诱青年沾恶习者(一次为十过),在上者,不能率身以教,致属下沾恶习者(加倍论过)。
  荒年能将喜、寿、婚、丧、祭祀、筵宴,改办素席,减省余资移作救济公益等公德者(加倍论善),荒年雇工浚河、垦荒、兴办利人工作(加倍论善)。
  荒年衣食过分暴殄天物者(加倍论过),乱世囤药居奇,坐索高价者(盈百钱为一过)。

评论(6) | 浏览(4679)
评论
发表评论提示:请勿发布广告等信息
用户名: 密码:  匿名发表(无需登录)

如果你不是会员 欢迎注册